新年说法:我身口意都符合真修行吗?能成就解脱还是遭恶业苦果?

0

新年说法:我身口意都符合真修行吗?能成就解脱还是遭恶业苦果?

“请所有的佛弟子们注意:佛弟子们一定要恭闻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说法的这一盘法音,虽然佛陀随口说法与现在公布的文字记录无差,但加持力远胜文字。”

 

   新年说法:我身口意都符合真修行吗?能成就解脱还是遭恶业苦果?

 

 

今天是2021年的过年了,元旦,一号嘛?

(佛弟子们合掌恭敬回答:是。)

那么我们今天没有外面的人,都是庙上自己的出家人,而且都戴了口罩。为什么呢?要响应政府的居家令,所以没有通知任何外面的人来闻法。首先这个居家令我们必须要执行的,戴口罩也是规定了的,几尺远坐一个人也是规定了的,虽然很多人不在,没有来到这个地方,可是我们还是必须要为大家说法。

释迦牟尼佛在这个世界上来为什么?当然,祂在这个世界上来修行、成就、成佛,其实,祂不在这个世界上来修行,到其他的世界同样成佛。那祂的因缘缘起在这个世界上,成就了,成为了佛陀了,圆满了无上大觉三身四智,佛陀在我们这个娑婆世界成了佛,成了我们娑婆世界佛教的教主。当然,我早都说过,阿弥陀佛和其祂的任何一个佛、十方的诸佛,祂们都各自有各自的世界,比如阿弥陀佛极乐世界,金刚不动佛在琉璃世界,其祂的佛都各自有各自的世界,可是,释迦牟尼佛在这个世界上成了佛,因此,祂就是这个世界最高的领袖——佛教的教主。因此,这个因缘就给我们大家带来了我们最大的福报,而从释迦牟尼佛那个时候开始啊,就有了比丘、比丘尼、优婆塞、优婆夷,七众弟子随之而产生,那干什么呢?都是为了学佛陀的法,想成就解脱,像佛陀一样了生脱死。我们这里的弟子出家人,你们都知道的,不用多说,是我们这个庙上的,那么都很清楚的,当然我指的我们这个庙,就是说,今天我们这个寺庙呢就是这个庙,假如哪一天我在哪一个寺庙呢,就是哪一个我们的庙,但是,归根结底一句,都是释迦牟尼佛的后代,都是释迦牟尼佛的弟子,所以,释迦牟尼佛是我们必须尊重的!任何佛教说他是什么特殊的,或者说发明了一个什么教了,那就是外道了,当然我指我们的佛教啊,不包括人家什么基督教啊、天主教啊,那是宗教信仰自由,各自有各自的啊,我们不能去评论的,我针对的是佛教。

所以,清楚地告诉大家,既然佛教能了生脱死,能让众生生老病死苦都达到寂灭,而自己成为不生不灭、不来不去,远离一切痛苦,没有痛苦可言,享受纯净的极乐幸福,那么,是为这一点而去追求才学佛的,正因为如此,为这一点去追求,我们很多人为了修行啊,就想到:我一定要扎扎实实地修行,我干脆就去出家,所以就剃度出家,依照释迦佛陀的制度就出了家了,出了家,受了三坛大戒,成为比丘、比丘尼。那这个时候,是为什么要这样呢?其实他的心中在想一个问题:我一定要出家,以最虔诚的心,我才能成就,我才能解脱。所以,下定了最大的决心,出家了。我刚才讲的,这是真正的出家人啊,你们不要见到剃了头的就叫和尚、比丘尼,里面有很多普通的众生,也有很多邪恶的人的,也有很多不邪恶、但是又是纯粹的凡夫意识。那好了,说到这里,就说那另外还有哪种呢?我先重申一下啊,我讲的话我会负因果责任的,全部担当因果责任。另外有一种人呢,他在社会上生活困难,走投无路,所以觉得不好生存,加上自己在年轻时代也不顺,各个方面都不顺,有的甚至于很小就发心了:哎呀,咋办呢?干脆出家还有一碗饭吃。所以,就这样出了家、剃了头,甚至于受了戒,那这种呢进去有两种情况:有一种呢就真正走上正道,开始修行了学佛了,修行呢就是按释迦牟尼佛的教诫,如法地去遵守、去行持、去学了;那另外一种呢,是看看经书,或者听听师父讲法,走走过场,拿一个佛珠在手上一念一念的,其实,一点佛法的真谛、修行的道理都不懂,说难听点,就是站在出家人的角度而混饭吃保命,混日子,把这一生混过,让阎王来请他走。说科学点,就是说,无常到了,那就得要离开了,进入中阴再转轮,根据因果,做的坏事多的,那就转恶道,做的好事多的呢,就转善道,真正懂得到佛法、入了佛门的呢,那这些人呢,就会取得成就,成就里面又分若干种级别,有大有小,各有不同。同时,牵涉到每一个人善根和恶业的不同、各自的习气不同,因此,他学佛的多少、进步的快慢也不同。比如说有的人啦,他听到一次佛法,他马上就明白道理,明白道理,立刻就执行了,就照到去做了。可是,有的人听了一两遍,毫无作用,听的时间他挺感动,他似乎觉得很好很好很好,可是,他隔不了两天,他就不在这个线上了,就跑在另外的位子上去了,照常使用他的贪嗔痴爱喜怒哀乐,这都是跟他往昔之中的业力深重紧密地分不开,可是又分得开,愿力可以胜于业力,当下最大的决心的时候,这个时间业力往往搏不过愿力了,而他就会飞跃起来,恶业挡不住他的,他就会很快进步了。当然,我说这第二种人——为求生活而来的,有各种不同的啊。那还有一种呢,就是第三种人,觉得在这个社会上啊,非常地恐怖,他或者犯了某种事情,为了躲避而逃避,就出家了,当了和尚,剃度了,那当然,这种人呢,也有进去真正学好了佛法的,可是也有进去,出了家,一样地还是堕落的。

那第四种呢,你说种类那么多啊?太多了。第四种呢,面比较广了,就是属于坏的那一种了,外表剃头、外表出家,是比丘,是比丘尼,但是实际上他是波旬魔王的魔子魔孙的灰灰末末尘尘了,转世投胎进入了僧团,干什么?就是在学佛的过程中,以他自己的魔力魔障魔学,篡改经书,乱讲佛法,添盐加醋编一套,骗取众生的钱财、人、等等等等,那这种就是很可怕的了,就属于邪论、附佛外道,打着佛教的招牌而去行骗了。可是,这里面也是有轻有重,有的很厉害,有的普通,有的说不了经,传不了法,但是,他会破坏僧团,搞内部混乱啊、内部矛盾啊,晓得不?反正把僧团整烂,这一种就是另外一种魔子魔孙,比较薄弱的魔子魔孙、能力比较差的,就喜欢干这一套了。

那你说,他们本人知道吗?我应该这样告诉大家,知道的人非常的少,能知道他们自己的非常的少!他一般都不知道,他还甚至于满以为他就是一个虔诚的佛教徒、正宗的出家人,实际上他是在执行魔的旨意,而不知道地执行,是在定业当中给他定了性,他天然地就会来造作这些恶业,他自己不晓得。那这里面有两种性质,有一种性质呢,业力较轻的呢,他有时候会回光返照,他会明白,他明白了,马上就会改正他的恶业,走向光明。有一种呢,他不明白,他愚痴得很,而他在愚痴的状况下,往往还认为他很正确。所以,这么二三十年来,我在僧团里面,什么人都看到了,各种各样的都看到了,无论称圣德的,还是称出家人的,还是称在家人大德的,什么人里面都有这样子的人,自己在破坏佛法、破坏教诫,但是自己不知道,满以为自己是正确的。首先不明白佛法的真谛,甚至于还愚痴到了啥子程度,比如说,有的僧团里面非常严重的,经常看到都有这种,很多寺庙都有,所谓师兄师弟师姐师妹之间的这个矛盾,弄得不好就矛盾了。其实,这个时候他不明白一个道理,为什么要矛盾呢?为什么要矛盾呢?他只明白一条:他对我不好,他过分了!他就没有明白:我执着了,我被他牵引了,我自私了,我不是修行人了!他却不明白这一点,我说得对吗?

(僧众们合掌恭敬回答说:是!)

所以啊,当我们在看到别人不好的时间,我们就要想一想:他非常不好,他现在这样对我,我怎么办?我到底是不是要考虑到他太欺负人、他太无理了,他就是我的仇敌,那么我必须要让他知道我不好欺负、我厉害,我要报复,让他懂,采取这个手段。另外一种呢,就采取:我是出家人,我的业力正找不到消的,释迦牟尼佛说:佛说无为最,忍辱第一道,我忍辱,你骂吧,你打吧,你侮辱我吧,我不在乎的,你们都是众生,佛陀啊、佛菩萨们啊,唉,我成就的时间,我要先渡他啊,把他渡了,以避免他跟别人闹啊。就用的是这种,就是这种行为。前者的行为呢,那就必须告诉你,前者的行为,就想报复、想给厉害等等的,那种人不是修行人的,说不定就是波旬魔王的子孙,薄弱的那一类,来破坏僧团的。还有一种呢,就是说,至少自己是很低级的,根本不把佛法、不把释迦牟尼佛、不把佛陀的教诫放在心上的,这种人是不能成就的,今生必然在畜生道去偿还冤孽,当然,地狱道呢我不会说了,好吧,这是必然的,而且今生会很惨的。

既然是修行,有一个人讲了一句话,说得非常之好,我觉得他真了不得,他说:“既然修行,我们下决心修行了,修行我们就修彻底吧,修干净点吧,不修干净等于不修,那点业力将会让我们继续在轮回来偿障。”你说讲得多好啊,这句话说的!是他帮了一个人,一个人要送他的礼物,他坚决不要,他说“我帮你,我是应该的,我虽然不认识你,但是我是应该的,因为这是我的职业,我应该帮你。”人家说:“这你帮我啊,我觉得你太好了,我感谢你啊,不然我心头难过啊。”他说:“你为什么要难过?你感谢我,我知道了,你修行,你好好地修,就是感谢我了。我告诉你,我是佛教徒,我在修行,我要不我就不修,既要修我就要修干净、修彻底。”嘿呀,精华啊!简直是精华,我说。当然,这个只是一个表现礼物的问题,在其它方面也应该是这样。如果修行不修彻底,不去真正地每天发现自己是进益还是损减的话,那就散失觉照了,所谓进益损减,就是说今天一天,我待人接物上,我的心态上,我符合一个佛弟子、佛教徒吗?我是不是贪嗔痴爱​​喜怒哀乐、利衰毁誉嗔讥苦乐我全部占齐?我是不是没有大慈大忍的心?他到晚上的时候,他就回忆他的一天,如果他这一天,他是坦荡的,嘿呀觉得今天给众生做如何如何,我修彻底了,大大小小的事我都做了,我都如是而做,但是,我不高兴,我还没有做好的,我无所谓,我要继续,我不管我换得的成就如何,我只管我犯了没有,犯了这些不该犯的没有?如果他这样做的话,这个修行人你不要担心他了,他一定能很快学到大法,佛菩萨们会观照,任何有本事的圣者都会看到的,都会传他的法的。但是,当他不是这样,而发现了问题,想到:哎呀,无所谓,反正今天教训他一下也好,今天不给那个也好,今天我贪着一下也好,我明天再改就是了。就糟了,这个时间就前功尽弃了,就被划为众生界的种子了,就不能成为圣者界的这些圣人的因地了。所以,修行学佛就是要修干净、修彻底!

我们慢慢来想,很多问题很值得思考的。他反过来,他还反映说:“他如何如何,他能成就吗?他这样子能成就吗?他在修行吗?”我一句话就给他问过去了,我说:“你现在正脱离修行,正在走向魔的态度和言语,懂到了吗?你为什么这个时候不回光返照?你在干什么你?你看人家别人,你管人家成不成就,你先管好你现在在修行吗?你为什么看别人的缺点啦?”有一句话叫“他非即我非,同体名大悲”,他的不是、他的不好,就是我的不好,我不要说,我自己好生想自己,哪怕他就很优秀了,我要想他更好,他不优秀,他对我很不好了,我也觉得:哎呀,我真感谢他,他今天来锻炼我,让我能在这个时间受到磨炼,我没有生气,我没有动无明,哎呀,我的恩人啊。这样一想的话,十方诸佛菩萨都喜欢你了,说:真了不起,此人可以成为圣者,立刻证道,让他得到五通。当然,先得五通,最后才得六通嘛。因为祂放心你了,祂知道你成就不会害人了。

所以,我们的出家人要引以为戒的,这是非常重要。那么我们的在家人居士们,也要引以为戒的,这也很重要。有时候你仔细坐下来一想啊,确实很有道理的,那个不修行的人啊,往往自己在那儿假坐,不可能有任何受用境界,一辈子都得不到道行,他自己还找不到原因,实际上他没有修行,他是在装模作样,想欺骗佛法到手,就想把佛法骗到手,佛法是骗不到手的,弟子们。佛法不是师父掌握,也不是说本第三世多杰羌佛惭愧的我能掌握的,那是护法、本尊、缘起、因果神祂们在掌握。为什么真正的有些高深的佛法要经过择决呢?说难听一点,所谓的择决,就是问管的、主宰的这位圣者,祂批不批准你拥有这个法?祂不批准,你不能传。那祂怎么批呢?不是我们世间法上给你批个文件啊,不是这个概念的,那就是说从因果的角度,祂认可你,因为祂的认可,本尊才认可、护法才认可,这部法才传得下去,他才能得到受用,否则,你学到的法,将会是世间上的普通佛法、常规佛法、经书上大家都可以听闻的佛法,而深奥的是不行的。在去年,我们给上尊传了一堂法给他们,在传这个法的时候,我们庙子的大门打开,狂风大作,整整打开十二天,起码至少起了有几天风啊?

(佛弟子合掌恭敬回答:应该有好几次,大概五六次或六七次。)

对,起了六七次都是我们开门的时候起的,对吧?

(佛弟子合掌恭敬回答:是。)

是两扇大门开开的时候起的大风,这点让我什为感动,为什么呢?真是感恩十方诸佛菩萨和一切护法们,因为法义里面没有这一道啊,没有这一条啊,没有说过修这个法的时间,风不可以吹进来啊,没有这条啊,也没有这个规定、这个咒语可以挡这个东西的啊,没有啊,佛法就叫佛法,这就是公理道德而感召,这就叫。那起了那么大的风,连放的金刚杵、在门外的金刚杵、立在桌上的金刚杵都被吹倒了,连帐篷都被吹来那些铁夹子都被吹垮了,树叶吹来遍地都是,席卷扑屋而进,进大雄宝殿,但是进不了!它是扑屋而进,可是没有进成,又被退回去了,全部退到大雄宝殿门外,一刀截断,一匹叶子都没有进入门,一点灰都没有进入门。就是不进去,那两扇门是敞开的,整个叶子就是齐那个门槛,一刀截断。你说门槛么,应该不叫门槛,这个大雄宝殿是一个现代门的门槛,现代房子大家都知道,几乎都没有门槛的,对不对?

(佛弟子们合掌恭敬回答说:是!)

就是说外面跟里面是一样平的,只是一道门,下面一个缝,对吧?

(佛弟子们合掌恭敬回答说:是!)

有那个香啊,小的香那么大一个缝,有的呢比香大,筷子粗那么一个缝,因为它推门地上是平的,这个大雄宝殿就是没有门槛的大雄宝殿,它意味着一切众生来都欢迎,没有门槛高矮挡你们,可是叶子到那儿就不走了,到那儿,就刚刚齐那里一刀断,灰尘到那里一刀断,一匹阴影都没有进来点。哎,你说一天不进,两天总进吧?起了好几次风,十二天,没有一天进去,因为传圣法,进去不了!一切都是吉祥的,至少说是。

这到底是什么原因?我要讲这个道理的,就是要告诉你们,因为上尊们毕竟是很了不起的了,他们都是能开示佛法的了,他们开示佛法是正当的,但是,还是难免有错的,只是说错的比较少了,因为他们超过了教尊,超过了孺尊圣者,当然,更超过了其他的德了,说难听点,非常稀有、非常难得的了。那我到底要给你们说个啥子?我就说佛法啊,是福不唐捐的,他要作的一个法,你必须要符合那个条件,那个条件符合了,你多一天不行,少一天不行,多一时不行,少一时不行,甚至于多两秒钟都不行,少两秒钟也不行,嗨,祂就必须要在那个缘起上,符合因果的规律,你才能学得到,那因果的规律就全凭我们平常修行的言行!我们既然都出家了,是一个出家人了,我们难道连面对矛盾是非、连面对赞叹我侮辱我,我都要动心吗?我都要被别人牵引吗?我都要去跟别人争输赢吗?这就太可笑了。当然,你们师父我修行修得不好,很是惭愧,但是,尽管这样,我也想了很多,其实,我有很多事情,我遭到的打击、遭到的侮辱太多太多了,比如,网上说我诈骗犯,骗刘娟怎么怎么怎么怎么,还是如何如何是一个坏人,你看我在乎吗?你在我们的第三世多杰羌佛办公室,看到过一个我们专门、我站出来在那儿声明、在那儿说吗?没有这回事!甚至于这里大胆地告诉你们,连你们的刘娟师姐,为了要给我作证,想作证我没有骗她,她对我如何如何、赞叹我、说我了不起、说我好,当然,你们师姐非常的好,可是有些人就借故乱编乱整来整我,甚至于威胁她,要整她、要吓她,把她家人都抓起来,要喊她搞假材料,可是刘娟师姐说她要为我证明没有这些事,所以她要见我。你们知道我是咋个处理的吗?出家的、没有修行的、假修行的弟子你听到啊,你们听到啊,你们够可怜了,我是告诉你们翟芒师兄去给她说,我说我先在电话上给她谈一段话,我把这段话谈了,如果说她同意,我就见​​她,没有同意我不见她。她说她好多年没有见我了,她说她要给师父作证、证明,是你们啊,肯定高兴得来两个脚丫板都在颤抖,我没有,我无动于衷,我是说先告诉她我要跟她通个话,而且她必须要同意我录音,同意录音,我们的对话要录音。她最后同意了,同意以后,好,翟芒,等一会我要喊你补充的啊。

(弟子翟芒合掌恭敬回答:是。)

同意以后,我就让翟芒去给她见了面,见面的时间翟芒就给我打电话说:师姐在这里,她要跟师父讲话,她已经同意录音。我说好,我才跟她讲话,我跟她讲话的时间,我就说:首先第一条,你听到,我说你还好吗?她说怎么怎么好,我说那就好了,我太高兴了。她说:我好想念师父啊,怎么怎么怎么,佛陀师父啊,我太想念您了。我说我有一点要跟你说,我说我愿意见你,我也很想念你,但是呢,我有一个条件。她满以为我的条件是喊她作证,我说我的一个条件就是说“你不能为我作证,说我是好人,不能为我作证,说我没有骗你、没有什么,我不要这个。我跟你见面,只是说这么多年没有见你,想看看你,然后你想要学的佛法、要问的,我会教你,但是我不要你为我作证。”我这是什么概念啊?我不是你们一个人说坏、说好啊,我是由于她跟百行师兄,他们两个其实都是很好的好人啦,就被人家某些人威逼啊,要作证。所以刘娟师姐那天我是说我不要作证,最后她说不行啊,怎么的,我说不行我就不见你,就这么简单,我们就不见面了,最后她同意了,她说:好嘛,好嘛,好嘛。我说好了,那就说好了,我在旧金山庙子上见了她。我见她的时候,一进来就哎呀,好感动啊,感动得不得了,说不到几句话就说:“佛陀师父啊,我要站出来为你作证,我要写证词。”我说:我跟你讲好了的,你怎么又来了?我们说好的,录了音的,谁喊你作证啊?不准再谈这个,再谈这个就谈不下去。我说:好了,我现在关心你生活怎么样?各方面怎么样?我就问她,我就把讲讲讲,讲到一边去了。弟子们,虽然师父很惭愧很差,但是至少不会去争一个你死我活,你们那个你死我活算不到啥子,就是在一群出家人里面知道而已罢了嘛,我那是全世界公告啊,全世界都在骂我是个混蛋、是个坏人、是个诈骗犯,骗刘娟、刘百行啊!我当了这么多年的假骗子,你说我没有被整惨了吗?管它啰,因果嘛,众生够可怜了,我高兴了,我幸福了,他们就不高兴、不幸福了,所以这是非常非常重要。

那么,你说,那么好了,有些护法们,护法的师兄们,他们那么都照师父这样,人家都骂师父、都说,他们也很高兴吗?那他们可有罪了!因为他们在维护佛法。所以,如果现在哪个要骂释迦牟尼、阿弥陀佛和十方诸佛的话,我一定对他毫不客气的,因为我不允许他们侮辱释迦牟尼佛陀和诸佛,这是不可以,菩萨都不可以。这个界限要分开,懂到了吗?

(佛弟子们合掌恭敬回答:是。)

这是我们敬法、爱法、护法,非常的重要!

那你说就这个说明吗?我还给你说一个,哪个做到过呢?在历史上你给我指一个前人出来?说我最严重的时间,国际刑警通缉令怎么怎么,他们把它发下来以后,国际刑警早都取消了,已经没得了,可是网络时代,有的人就把下载下来了,懂吗?一旦下载下来,就放在那里以后啊,然后随时不高兴了,又可以把它贴在网上去毁誉我,所以就造成了世界上的人都不知道,都认为一直还存在的,其实是他们贴上去的。因为我的毁坏是从中国开始的,中国政府跟国际刑警调查以后,没有问题了,政府请求撤销的。

(翟芒合掌恭敬回答:是。)

那就说明他们打了报告,因为他们那个请求不是嘴上说的,一定要有报告啊、有存档这些,懂吗?好了,我这么正统的,当时师兄们看到以后,兴奋得不得了,喊我快把它拿出来:我们马上把它公布,嘿呀,总算冤屈洗清。国际刑警亲自说我没有问题,还正式通知各国国际刑警,任何关口不得滞留我,我这是说的真心话,我不敢乱说啊,我们收到信的这位高官,亲自知道这件事,而且为了我的这个案件,还又把跟我随到一起被连带的、受到迫害的这些弟子们又去申请,因为国际刑警还有他们,结果人家国际刑警回信以后我才看到,哎呀,我说老实话,我真是觉得我何德何能享受这样的待遇呵?上面说的是:他们不能的,他们不能拿这个东西的,他们要到本国去申请的,要怎么怎么怎么,我的这个东西呢,是国际刑警发出来的第一封信,以前没有先例的。所以我就说我有什么资格享受这个啊?他们国际刑警撤销就撤销了,他们不会理你的,不会给你个人发啥子的,

(佛弟子合掌恭敬回答:是。)

好,那这个时间该拿出来吗?当然拿出来就好了啊,你们知道吗?从那个时候开始就骂声不断,整我、害我,说难听点,还有一些所谓的什么喇嘛也站出来,说老实话,喇嘛教我本来就对他们看法非常不好,还站出来破坏,当然也有好的喇嘛,我相信也有,不是说一棒子打倒的,也有好的活佛,像多珠钦法王啊这些,就是非常好的,阿秋法王啊,这些都是很好的,可是,很多都是坏的,来破坏。我们拿出来,一下子就可以镇伏的,我说关起来了,我就把它关了十年,十年骂我,我不拿这个来证明,十年骂我,我不让刘娟师姐去给我作证明。那这个你们想过吗?调成别人的话,这是巴不得的事,当然,也许我说的话不正确,但是,我没有让她去证明我是如何的好人、没有骗她,是她主动要去给我作证明。为什么?因为你们刘娟师姐啊,她是一个有道德品质的人,是一个很好的人,所以她不忍心这样来让我受到诬蔑冤枉。那尽管如此,可是她后来竟然自己去领事馆了,把证明写好去公证了。那怎么知道的呢?她打电话来给我们办公室师兄,告诉说她今天非常感谢佛菩萨加持她,领事馆给她公证了。我说公证什么啊?才去问,就说她写了一个什么什么,我说不是说好了吗?怎么去公证啊?我说不要证明嘛,哪个喊去搞的?结果她发来一个东西,她说:佛陀师父,是不是你不要我啦?怎么怎么怎么……我说句肺腑之言吧,这么正直的弟子,怎么不要呢?当然要要,而且不但要要,十方诸佛菩萨都要要。所以我今天啊,就说到这个问题呢,告诉你们,你们当到师兄姐妹间,有了矛盾,当然,我不是只指这个庙宇啊,我是指所有的在世界各地的寺庙,以及世界各地的闻法点也好、协会也好,这些师兄弟之间,有了矛盾,就互相不让,这哪里是在修行呢?你们连一两句话都忍不到吗?弟子们,我觉得你们咋个成就,今生能解脱吗?你们成就不了了,今生你们不能解脱了,懂吗?所以改过才能成就,才能解脱,这是很重要的。真修行是在行为上的,而不是说“某人在真修行吗?他没有真修行,他能成就吗?”我说难听点,你说这个话,你就彻底都没有修行了,你还不了解哪个没有在真修行,你自己就彻底脱离修行了,你都还不晓得你,你想嘛,你还在辨别是非,你还在,你还在看他过为己过,把他的过错看了,变成自己的过错,你说你在修行吗?有一句话,中国有句话叫白痴,你正好就符合这个白痴,我们这类的出家人非常的多,我今天主要是针对出家人来说这个法。

为啥子十年的时间就拿出来了呢?那个是世界佛教总部遭到的抨击太大了,打击简直是无法忍受了,说世界佛教总部是一个邪恶的组织、邪教,这个邪教的原因就是第三世多杰羌佛是国际刑警的通缉犯,都藏到,又怎么怎么怎么,所以他们实在无法了,因此影响到很多高僧大德的形象,把他们伤害到了,他们的形象伤害到了,伤害到一些圣者的形象,我这个时间我就不能以我为这个标准了,为了他们,所以我才同意拿出来了,他们把它发在《今日美国》跟华盛顿…,叫华盛顿啥子,反正《今日美国》是最大的,名列第二,我们查了,名列第一是《华尔街日报》,我原来认为是《纽约时报》,我以前认为,结果它不是,名列第二是《今日美国》,名列第三是那个《纽约时报》 ,名列第四好像是《洛杉矶时报》,还有一个是《华盛顿邮报》,我也搞不清楚了,我们发在上面一个声明了,不是我发的,是总部,我同意他们,因为他们伤害太大了,他们不如我的,他们受不了的了,要把组织都要整垮的,就是由于这个后遗症,都造成了买一坨地都被人家攻击。哎呀,说内心话,那些攻击的人够可怜的,我不跟他们计较的,他们不了解情况,懂吗?听了那些妖人邪人的胡说以后啊,然后就信以为真了,我跟他们计较啥子呢?我觉得他们是众生嘛,不明白嘛,说几句骂几句,应该的嘛,骂错了也是应该的嘛,没有啥子了不起的,懂吗?可是最后都把这个问题在十年才拿出来,你说师父没有忍辱吗?我准备永远都不拿出来的,我拿出来干什么啊,可是世界佛教总部来请求我了,我不是世界佛教总部的人哦,弟子们,我不是他们的董事,也不是他们的会员,我就是我,独立的,个体的,第三世多杰羌佛办公室这边的,但是人家这个单位请到我了,我咋办?伤害到他们了,所以我说:好吧,拿给你们,那你们就拿去吧!但是不要伤害别人。所以我今天实在的告诉你们,师父是实在找不到别人来做譬喻了,我只能把我自己搬出来了,因为我觉得你们公案都没有我的好,我觉得我这个公案是很真实的,实实在在的,当然我刚才讲的只是百分之一二给你们听哈,还有百分之九十八,好久有机会慢慢一条一条给你们说啊,师父在这样惭愧的修行啊,身为第三世多杰羌佛,现在又强行被升为世界佛教教皇,但是我确确实实是一个很普通很惭愧的人。因此我告诉大家,我当什么教皇啊,我们的教主释迦牟尼佛,我们的教皇就是释迦牟尼佛,我算个老几啊,我只是个普通行者而已。可是有一条我经常重复:佛法我不能让的,否则我就辱法了,我的佛法是纯正无瑕,代表十方诸佛说的法义,从普通法到最高法,都是第一流,这一点我毫不客气,但我本人惭愧,我本人不行,我本人是一个普通的行者啊,就是这么简单。

那现在说到这里,说到有些圣者了,我们的圣者啊,孺尊、教尊,当然再高的呢,一般他们都比较厉害一些了,我就不去说了,在修行的情况下,也是修得很差的,口若悬河,特别是上尊级的,有时间一说到什么佛法的时候,“哎师父啊,这个法我都听过了,法音里头都有啦。”不错,有了,是讲过了,是听过了,你怎么忘了一点啦,你到底是听过了还是做过了?还是做到了?还是做彻底了?十方诸佛要的不是听过了,是要的你做彻底了,好好给我听清楚了,其实你听过了是白听的,你听十遍百遍千遍,等于一遍都没有听,因为你没有照到去履行,所以佛法里面这个透关法,很重要,当我们闻一法的时候,闻一修行的时候,闻一基本教义的时候,闻一特殊甚深法义的时候,那个时间我们只是在第一步上——闻,才在了解它,了解以后,这才是仅仅第一步,没有用的,要马上来检查自己了,这个时候,“我闻懂了吗?我听清楚了吗?”好,闻懂了,听清楚了,第一步落实了,这个时候要开始,那么我就要照到去实际做了,属于实行了,行付于实,闻懂了就要做,那么就要根据上面讲的义理道理去实际的做。怎么做?瑜伽性的做,从身口意,简单的说,就是从我的意识上,生起这样符合法义的教诫,符合我听过的这个教诫,从我的心态上要去做,好,那第二,语,我的语言上,马上表现出来,要符合这个语言上的,上面教导的去做,语言上做了,那么行,我们实际具体的行动上要去做,那行动上你说具体是些啥子?就包罗万象啦,包罗万象了,语言上也包罗万象了,简单的说,在有些法义上有个规定,我觉得这个藏密,我虽然有些地方我很反感,很反对西藏的一些藏教,但某些地方的教义,我也觉得框框条条也是挺好的,比如说,喊你见到师父要合掌,见到师父要顶礼,而要发自内心的,从心底里面生起真正的尊敬,而不是假的,而行动上立刻做到,屈背合礼,晓得不,然后献哈达,它是导致你进入这种行,产生这种真正的心态,进而言之,才脱化出来,真正做到心、境、行合一,纯净的,这个时间你才谈得上是修了,符合行持的教诫了。可是我们有些所谓的高僧大德,自己都没有把自己弄清楚,甚至于圣德也没有搞清楚,自己都不晓得在干啥,都不晓得,自己连这基本的道理都没有弄清楚,动不动就说我听过了,你听过啥子啊?其实连听都没有听懂,你反过去问他,他马上讲都讲不出来,就算听懂了,你语言上做到了吗?你行为上做到了吗?身口意三业,做到了称为瑜伽相应,瑜伽,而不是那个瑜伽功哈,这个瑜伽这个名词啊,来于印度,也来于西藏,整个西藏的教派叫瑜伽教,我们呢就说,简单的说,换句语言,就不叫身口意吧,就说我们的行动,我们的心、思想,思想、心就是一回事,就是我们的想法,我们的行动,我们的讲话,都是如一的,都符合佛陀教诫、标准的说法的,那这就叫做相应。那做到这一点,你才是真正在修行了,你的行持才合法了。你说好,那我行持不合法又如何呢?我又如何呢?不合法,不合法油锅刀山会等到你的,你会惨不忍睹,猪牛牲口会等到你去变的,你会惨不忍睹,饿鬼道会等到你的,你会很可怜的,为啥?因为你不符合教诫!你连最基本的敬师、敬法、重道,你都不懂,而你是慢法、贡高、凡俗,这样子就造成了侮辱佛圣、辱法,那当然在这种情况下,你自然地就不能学到法。我刚才讲了,管理这个因果的、择决的这个神、这个圣,他们就不会让你学到佛法,甚至于学到了,他们也要把道给你障住,让你昏掉,最后你不得成就,你还得堕落。这到底是为什么呢?因为像你这种人啊,有了道行,有了力量,那你就会残害好人,残害众生了,所以说,我们要修行,只要是正法,我们身口意符合标准了,我们实际地不折不扣去做了,这就叫做修彻底,修彻底才能得到大法,而且学法才得到受用。受用是什么?受用当然福报、智慧、道力、道行,至于神通力量这些不说了,那是自然的。说我们的行动,我们的心、思想,思想、心就是一回事,就是我们的想法,我们的行动,我们的讲话,都是如一的,都符合佛陀教诫、标准的说法的,那这就叫做相应。那做到这一点,你才是真正在修行了,你的行持才合法了。你说好,那我行持不合法又如何呢?我又如何呢?不合法,不合法油锅刀山会等到你的,你会惨不忍睹,猪牛牲口会等到你去变的,你会惨不忍睹,饿鬼道会等到你的,你会很可怜的,为啥?因为你不符合教诫!你连最基本的敬师、敬法、重道,你都不懂,而你是慢法、贡高、凡俗,这样子就造成了侮辱佛圣、辱法,那当然在这种情况下,你自然地就不能学到法。我刚才讲了,管理这个因果的、择决的这个神、这个圣,他们就不会让你学到佛法,甚至于学到了,他们也要把道给你障住,让你昏掉,最后你不得成就,你还得堕落。这到底是为什么呢?因为像你这种人啊,有了道行,有了力量,那你就会残害好人,残害众生了,所以说,我们要修行,只要是正法,我们身口意符合标准了,我们实际地不折不扣去做了,这就叫做修彻底,修彻底才能得到大法,而且学法才得到受用。受用是什么?受用当然福报、智慧、道力、道行,至于神通力量这些不说了,那是自然的。说我们的行动,我们的心、思想,思想、心就是一回事,就是我们的想法,我们的行动,我们的讲话,都是如一的,都符合佛陀教诫、标准的说法的,那这就叫做相应。那做到这一点,你才是真正在修行了,你的行持才合法了。你说好,那我行持不合法又如何呢?我又如何呢?不合法,不合法油锅刀山会等到你的,你会惨不忍睹,猪牛牲口会等到你去变的,你会惨不忍睹,饿鬼道会等到你的,你会很可怜的,为啥?因为你不符合教诫!你连最基本的敬师、敬法、重道,你都不懂,而你是慢法、贡高、凡俗,这样子就造成了侮辱佛圣、辱法,那当然在这种情况下,你自然地就不能学到法。我刚才讲了,管理这个因果的、择决的这个神、这个圣,他们就不会让你学到佛法,甚至于学到了,他们也要把道给你障住,让你昏掉,最后你不得成就,你还得堕落。这到底是为什么呢?因为像你这种人啊,有了道行,有了力量,那你就会残害好人,残害众生了,所以说,我们要修行,只要是正法,我们身口意符合标准了,我们实际地不折不扣去做了,这就叫做修彻底,修彻底才能得到大法,而且学法才得到受用。受用是什么?受用当然福报、智慧、道力、道行,至于神通力量这些不说了,那是自然的。众生了,所以说,我们要修行,只要是正法,我们身口意符合标准了,我们实际地不折不扣去做了,这就叫做修彻底,修彻底才能得到大法,而且学法才得到受用。受用是什么?受用当然福报、智慧、道力、道行,至于神通力量这些不说了,那是自然的。众生了,所以说,我们要修行,只要是正法,我们身口意符合标准了,我们实际地不折不扣去做了,这就叫做修彻底,修彻底才能得到大法,而且学法才得到受用。受用是什么?受用当然福报、智慧、道力、道行,至于神通力量这些不说了,那是自然的。

我说到一句实在的话,我们这里面前你们那个开初教尊,就在这里,他虽然平时不在乎,大嗨嗨的跟大家讲话,但实际上他犯很少的错误,很小小一点他都要拿出来忏悔,非常小的一点,而且照我来看,根本就不是错误,那是在以前他没有学佛的时间,比如曾经检举了他的一个亲人,他说他年轻时候,检举了他一个亲人,去揭发他那个亲人,他就感到不安,到现在,他说,“哎呀,是不是我犯了罪啦?师父啊,我怎么怎么怎么,我最近的拙火定突然温度下降,没有以前高了,我是不是就这个问题严重啊?我这几天我都在想啊,当时我这个亲人对我很好的,有两个亲人都对我很好,后来,我就把他又检举给另外一个亲人听了,懂吗?”我说不存在这个问题,我就告诉他,懂吗?你看这点小的事,他都会去反省,因此今天你看,我们的壮士男士,我们的大力士,竟然不如一个八十九岁的人,人家拿杵上座拿到了230磅,你说这是什么概念?用金刚钩拿的喔,现在用金刚钩拿230磅的人,少之又少,非常的少,他的段位已经达到,在康体士的基础上,上超了二十二段,啥子原因?可是你看他在怎么修行,我来到美国,人家是咋个对待的,当时他是我亲自传承的,这开初啊,因此他很快就得到批准了,一批准一传法,他并不练什么东西,练啥子啊练,嗨呀,他的功力就上去,这么老年一个人还是小事,关键他的体重才多重啊,他才186磅重,186、187、185之间,这个涨去涨来的,简单的说,这么一个人,体重这么轻,岁数那么大,竟然年轻中年大力士不敌他,什么原因?好生听到,愚痴的佛弟子,很简单,他在真修行,你们没有,你们是“白火石汤汤”几个字,有句不好听的话,叫二百五,还满以为自己在修行,你们没有修。今天师父是来帮你们,你们要做呢,你们就真正去做,你们实在不做,也没有人管你们,谁也管不到你们的堕落,我巴不得你们前进,可是你们的前进,巡视观照护法在空中看,只要传了法给你,祂就看到了,祂就说该加持吗?是不是要把道力给他挡住?要这个人成就吗?他成就了不是更坏吗?祂们都会考虑的,这是因果,因果是不昧的,因果是如影随形的,一点都不会离开的,就像影子一样紧紧的跟着我们,分秒不差的,人是什么动作,它就是什么动作,那个影子。既然学佛修行了,一定要以真诚,不然法学不到的。我有的弟子跟了我几十年了,一直跟我求法,我心如刀绞,我每次都多想传他的法,为什么?不然师父就太过份了,太不懂感情,太混蛋了,因为他不理解我的,他没有办法理解的,他只认为这个师父这么对待我,简直没得感情一样的,什么都不管的,他却不知道,护法不同意,我传给你就把你毁了,没有用的,等到同意那一天就成功了,可是他不明白,我又不能跟他说,说了又犯戒,所以有些道理就是这个道理,可是现在这一次,我就传了,人家就成功了。但你说有的为啥那么快呢?它那个因缘奇怪得很,有的就会突然之间,祂一下就同意了。有一个弟子,叫做,一个女的弟子,有五六十岁一个,她叫啥名字喔?她就是突然之间,就把法学了呢,因为我一问,祂就同意了,马上就说:马上传给她,我们认可的。所以那天晚上金色菩萨就出来呢,知道,护法不同意,我传给你就把你毁了,没有用的,等到同意那一天就成功了,可是他不明白,我又不能跟他说,说了又犯戒,所以有些道理就是这个道理,可是现在这一次,我就传了,人家就成功了。但你说有的为啥那么快呢?它那个因缘奇怪得很,有的就会突然之间,祂一下就同意了。有一个弟子,叫做,一个女的弟子,有五六十岁一个,她叫啥名字喔?她就是突然之间,就把法学了呢,因为我一问,祂就同意了,马上就说:马上传给她,我们认可的。所以那天晚上金色菩萨就出来呢,知道,护法不同意,我传给你就把你毁了,没有用的,等到同意那一天就成功了,可是他不明白,我又不能跟他说,说了又犯戒,所以有些道理就是这个道理,可是现在这一次,我就传了,人家就成功了。但你说有的为啥那么快呢?它那个因缘奇怪得很,有的就会突然之间,祂一下就同意了。有一个弟子,叫做,一个女的弟子,有五六十岁一个,她叫啥名字喔?她就是突然之间,就把法学了呢,因为我一问,祂就同意了,马上就说:马上传给她,我们认可的。所以那天晚上金色菩萨就出来呢,

(佛弟子们合掌恭敬回答:是)

呃这个大家都知道的,对不对?

(佛弟子们合掌恭敬回答:是)

所以我巴不得每个人面前都出来一个金色菩萨,今天就把你们渡了,可是祂不来的嘛,你说我咋办嘛?祂不同意的嘛。所以一切都叫因果啊,这就犹如一个灯光,当你那个灯,它的亮度有多强,能照多远,那是这个灯光发出来的强弱的关系,而不是那个亮不照到那么远的问题,你要想照到万里晴空,那就必须是太阳啊,星星是不行的啊。

因此我们在学佛修行的时间,我们要真正做到一个纯净的、真正实实在在的佛弟子,佛菩萨、本尊、护法欺骗不了的,不受欺骗。我,受欺骗,我知道你在骗我,我也无所谓,因为我慈悲、忍辱,但是佛菩萨本尊祂们只讲原则,只讲不折不扣的因果原则,就跟下棋一样,你那个棋走到那步该输的时间,它就是必须那个棋子要拿掉,就这样的,我呢,就说:哎呀算了吧,不走那一步吧,算了算了。可是不正常啦,懂吗?可是这个不是我在掌握啊,这是佛菩萨本尊在掌握每一部法。所以要学到好的佛法,要想得到成就,要想得到受用,要想得到证量、圣力等等等等,就得符合原则,不符合原则,身口意三业不能如法,是成就不了的,修行不彻底,就不能成就。当然,所指的修行,它的含摄面是非常的广的,不只是说我刚才讲到的互相忍让就叫修行了,那是修行之中的一个部分,尤其是我们面对一切众生,包括非人类众生,那么我们是什么态度呢?我们绝对要实行“诸恶莫作,众善奉行”,一点坏事我们都不能做,所有的好事,我们能做的、力所能及的事情,我们都要去做,都要去帮助别人,哪怕甚至于伤害到我们的利益,我们都要唯愿他好。特别要注意的是,绝对不能伤害、杀害任何生命,只能放生。如果我们还有心要去伤害一条生命,或者哪怕它很小的一个虫子,我们把它伤害了,那么在这么一种状况下,我们已经脱离修行的范畴了,我们犯罪了。你想,如果说佛菩萨看到你还要伤害众生,祂敢让你有道行吗?有了道行,你就用你的功夫、用你的法力去残害众生,那怎么办?多少人在背地里骂我们,多少人在背后说我们,“哪个人后不说人”,所以这是很重要的,这是历史上的经验,也是历史遗留的实际存在的事实。但是,你有了神通道力本事以后,你想你能发现有人说你,你受得了吗?所以你是绝对不能有本事,佛菩萨绝对不会给你生一点力量的,至少不会给你道行的,这是很重要的。因此,我们在修行学佛的过程中,只能放生,不能杀生,而且随时关照众生他们的生活,不管他是什么众生,我们都要尽我们的力量去帮他们。惹不起的我们就采取办法躲避离开,这是唯一的办法,而不是喊他们离开,非常非常的重要,太重要了,这一点。简单地说,修行就是要修彻底,不彻底,就不能大成就,那也许取得一点小成就,但是会转世,下一辈子再来修,到底转多少世,谁也不知道,我们莫如就在这一世彻彻底底地把他修好,彻底地成就解脱,这多好呢?当然,如果能按照《了义佛旨》去修持,那是更好的。有的人说:我们没有那个咒语,我们没有那个什么……那不重要,咒语不重要,弟子们,而重要的是行为。行为符合了,就符合释迦佛陀的教诫、十方诸佛的教诫了。做好了这一点,彻彻底底地执行了,行动上完全按照那样去做了,语言上按照那样去做了,思想上按照那样去做了,那么就叫彻底。彻底才能证得道行果力,这是很重要很重要的,切记要记住这一点!

今天在这个元旦这一天,我挤出来给全世界的佛弟子们说了这一堂法,那虽然这里寥寥几个,因为还是那句话,我们要遵守政府的法令,不能聚集,你想,不到六呎远都不能坐,这个咋得了呢?所以就没有办法,当然我们这里是不违规的,是符合法令的,根据我们的人次。但是在这个居家令期间,也是不能团聚的,所以就请没有来这里听闻佛法的佛弟子们,你们要理解,我希望这盘法音,能把你们从生老病死苦的道上,带入你们能掌握自己开宇宙飞船直接飞到佛土的道上。我的佛法就讲到这里。

(佛弟子们恭敬合掌:感恩佛陀师父,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!)

(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修法加持所有众生!)

(狗狗欢喜大声叫嚷)

狗狗们一听完也就开始感恩了,你看,这么多狗狗啊,听完就知道感恩,就要叫唤,你看。

(佛弟子们合掌恭敬回答:是,是,是。)

好好好,行了。

0

You may also like...